化学.jpg

       自去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巴黎出席气候变化大会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以来,碳交易这个概念逐步走进人们的视野。二氧化碳排放权成为“付费商品”,这对大部分人来说还挺新奇,然而事实上,碳交易市场在我们国家已经有了好几年的发展。自2011年发改委确定开展碳交易试点以来,我国已陆续建成北京、上海、广东、深圳、湖北、重庆、天津七个碳交易试点,并开发了我国自有的核证减排量(ccer)交易机制。


  碳排放权的价格形成机制可以参照经济学最基本的商品定价原理,长期来看在商品生产成本上下波动,短期受供求关系影响。那么减排一吨碳的成本大概是多少呢?根据麦肯锡的一篇研究报告测算,目前我国的二氧化碳平均减排成本是100元/吨,而由于减排边际效益递减,欧美发达国家是200元/吨,也预示随着边际成本递增我国未来的平均减排成本将会逐渐提高。目前各区域试点的碳排放权价格在20-50元/吨之间,气候变化主管部门国家发改委气候司的一位领导预测未来我国的碳价合理区间是200-300元/吨。


  看到碳价的长期上涨趋势和明年全国统一碳市场带来的短期利好,古莲资本联合国内碳交易行业的“领头羊”企业、市场最大碳商之一的上海宝碳新能源,合作发起成立了国内首支私募碳基金。该基金以目前国内碳市场通用的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为主要交易标的,采取结构化分级,分为较低风险、较低收益的份额A与较高风险、较高收益的份额B两种类型,份额A同时享有优先分配收益的权利。同时,基金从预警、平仓、补仓、进出货价格控制、操盘规则等各方面设立了严格的风控体系以应对市场风险,保障投资人合法权益。另外,鉴于2020年是习近平主席向国际社会承诺的碳减排的“交卷”时间,专家预估中国碳市场在2018年至2019年会出现爆发式增长,而本支碳基金设置2+1的时间期限,正好可以涵盖碳市场发展的黄金时期,为投资人赢得最大的回报。


  7月28日,古莲宝碳碳基金(一期)正式开启路演。路演首场吸引了东方证券、国信证券、泽铭资产、汉富资产、香港iStarsCapital等机构和部分高净值合格投资人,宝碳新能源董事长朱伟卿和古莲资本创始合伙人邵诗洋分别介绍了国内碳市场发展现状与本支碳基金的结构设计。上海午后突如其来的一场瓢泼大雨没有浇熄大家对创新投资产品的热情,现场讨论气氛热烈,会后应与会者要求又建立了专门的微信群以保持后续交流。 


  在这个“情怀”变得越来越廉价的时代,作为一个投资机构,毋庸讳言我们首先想谈的不是感情而是“钱”,给投资人赚到钱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所在。但同时,我们也想谈谈“责任”,钱本身无关乎好坏,而资本是有其社会属性的。应对气候变化是关系到人类生存的重大事件,温室气体减排是全球各国共同努力的方向,碳交易不仅是未来离钱近的风口,亦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桥梁。通过此支碳基金的开启,我们希望为投资人赢取分享碳市场红利的机会,另一方面亦可为碳市场的发展和低碳理念的传播贡献力量。